成都离婚律师logo

成都离婚律师网
宋律师咨询电话:136-8839-6561

首席律师

成都离婚律师

联系律师

    成都宋乾罡律师

    咨询电话:136-8839-6561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5101201310123616
    办公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4栋15楼。

87岁老人养育7子女赡养却成问题 孙子替爷爷奶奶状告父亲

时间:2019-03-21 16:08:44

  4月16日,在宜宾市江安县跑货运生意的陈大整天都没心情。当天是父亲陈文支付爷爷奶奶首笔300元生活费的日子,但是父亲几次都没接陈大电话,这让他担心自己和兄弟们推动的、状告父辈履行赡养爷爷奶奶的计划会再次落空。虽然自己和弟弟愿意出钱,但是父亲还应该护理爷爷。

  过去近半年时间,因为父亲拒绝承担赡养义务,陈大和弟弟多次劝说无效后,索性“大义灭亲”,让爷爷奶奶起诉父亲。最后,通过法院调解,陈文等兄妹共同赡养八旬父母,每人每月支付赡养费300元,每月5天轮流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

  爷爷奶奶的赡养问题看似解决,但陈大与父亲却已形同陌路。不过陈大认为,每个人都有老的那一天,他相信父亲总有一天会明白他的苦心

  八旬老人七个子女

  赡养问题反而扯皮

  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喜捷镇玉泉村狄联村民小组,深藏于向家坝水电站库区附近的群山之中。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间嵌着一条深沟,名叫狄家沟。38岁的陈大在狄家沟旁悬崖边的老宅中,生活了十多年。

  87岁的陈大爷和老伴张婆婆在狄家沟生活了一辈子,老人生育10个子女,养活了七个。在当地村民眼里,陈大爷五个儿子两个女儿,是有福之人。大儿子陈文曾做过十多年民办教师还当过校长,其他子女不是打工就是做生意,多人家境不错。更让老人骄傲的是,孙辈们都很出息,早已在宜宾城区安家置业,有车有房。

  老俩口薅秧种菜,加上国家提供的老年津贴,日子过得去,基本没主动找子女们讨要过赡养费。转折发生在去年11月,陈大爷在屋后的斜坡上摔倒,致右腿骨骨折。送医后因年纪太大,没有施行手术,出院后至今卧床不起,无法坐立,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但年迈体弱的老伴张婆婆又搬不动老头子。

  由于家里子女众多,陈家于1982年分家,28岁的长子陈文和24岁的三子陈明分开单过。陈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1982年分家时立字据对老人的赡养、财产分配等有明确约定,“协议约定我和三弟陈明对于老人赡养送终、弟妹婚嫁均不承担义务,这个是当时我们和父亲真实意思的表达。”陈文说,1990年时六弟陈友再次与父母分家,协议约定由陈正友赡养父亲,陈均和陈权赡养母亲。“但父亲一直不去六弟家生活,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不过陈文也称,自己并不是不尽孝,父母八十大寿时都组织弟兄做寿,并贴了几千元钱进去。分家时最小的十弟陈权年仅8岁,陈均13岁,都还是孩子。此后数十年里,陈家两个女儿外嫁,六子陈友结婚生子盖了楼房,两口子至今在宜宾城区打工。同样没娶到老婆的陈权,已与家人失联。

  38岁的陈大是陈文长子,陈大爷的长孙,分家闹得很不愉快时,陈大只有两岁。初中毕业后的陈大和弟弟陈木外出闯荡,如今陈大在江安县城安家,以跑货车运输为生;弟弟则是一名装修工人。陈大爷出院回家后,儿女和孙辈们纷纷回来。陈大率先提出:父亲、叔叔和两个姑姑,共同赡养年迈的爷爷奶奶。没想到,父亲一口拒绝了。

  “他说分家时不公平,还说小时候爷爷奶奶对他不好,不会承担赡养义务。”陈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与此同时,陈大的六叔陈友也以相似的理由拒绝了。

  儿子苦劝父亲尽孝

  愿以同样孝行善待父亲

  “我父亲是他们七兄妹中最有文化的,当了十几年民办教师,还当过村小学的校长。我以为他会满口答应。”陈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小时候父亲不止一次地教诲他“百善孝为先”。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说起分担赡养爷爷奶奶的责任时,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陈大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正式向父亲提出要他“尽孝”时,父亲的情绪非常激动,父子俩几乎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回家后陈大思前想后,考虑到爷爷奶奶的实际情况,必须要把父辈们赡养老人事情确定下来。“我们老家有谚语‘有风吹大坡、有事找大哥’,我是孙辈中的长孙,有义务站出来。”陈大自己说不动父亲,搬来弟弟跟父亲讲道理。

  陈大告诉记者,父亲分家是几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候的山区农村家庭,孩子又多,本身就没多少东西可分。爷爷奶奶拉扯七个孩子长大,能养活就算不错了。“现在他们以分家不公,小时候对他们不好为借口不赡养老人,完全没有道理。”陈大跟父亲沟通时,表示只要父亲愿意赡养老人,侍候爷爷奶奶生活,在父亲年老需要照顾时,他们兄弟俩会以同样的孝行善待父亲。

  没想到弟弟出马,同样被父亲一顿臭骂。“他们想把责任推给最小的两个叔叔,可是他俩都没结婚,而且最小的叔叔失联多年了,他们都没有独自承担赡养爷爷奶奶的能力。”陈大考虑得更远的是:两个单身的叔叔年老后还得靠自己这代人养老送终。

  反复劝说无效后,陈文已经不接两个儿子的电话。即使陈大和弟弟回家,父亲也不和他们说话,形同陌路。无奈之下,陈大求助于自己的表亲——玉泉村支书杨冰泉。杨冰泉很快找到陈文做工作,但陈文态度坚决,无论怎么说就是不出钱,也不出力;远在宜宾城区打工的陈友,持同样的态度。

  替爷爷奶奶起诉父亲

  法院调解儿女共同赡养

  “劝说无效、调解无果,难道就没办法了吗?”陈大找到陈木,以及三叔陈明的儿子陈彬商量准备向法院起诉父亲和六叔陈友,帮助爷爷奶奶讨公道。喜捷镇司法所建议陈大寻求司法援助。今年1月,陈大带着奶奶,向宜宾县法律援助中心求助。2月初,陈大代爷爷奶奶向宜宾县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

  几天后,陈文几兄妹和陈大爷夫妇均收到了法院传票,宜宾县人民法院决定开庭审理该起赡养纠纷案。3月13日,法院开庭,陈大等孙辈专门赶回老家,将奶奶接到了法庭;3月20日,因开庭时原被告双方表示愿意调解,法官又专程赶到玉泉村,组织调解。然而调解当日,陈文、陈友并不同意。

  第一次调解失败后,陈文和陈友成了众矢之的。“孙子们一走,陈文就责骂我,说我怂恿陈大骂他。”张婆婆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老伴出院回家后,陈文没有到病床前看过一眼,更别说出钱出米。据张婆婆介绍,另一个儿子陈友也在一幢屋居住,过年都没回家。

  4月13日上午,宜宾县人民法院、喜捷镇司法所及玉泉村委,再次组织陈家6个兄妹,进行调解。最后达成的调解方案是由陈文四兄弟及两个妹妹共同赡养老人,每人每月支付每个老人150元,每月轮流护理陈大爷5天;如果不愿护理或没时间护理,按每天80元标准支付护理费,由村委出面请人护理。对于失联的陈家老幺,法院将作另案处理,依法向其主张权利。陈大兄弟愿意为父亲承担此笔开支,陈文没有再明确反对。

  【法律拓展】

  起诉变更抚养权应当具备的条件

  根据我国《新婚姻法》的规定,以下三种情况可以申请变更抚养权。

  1、原抚养方因经济困难、失业或患病,无力继续抚养子女

  据统计,在离婚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婚姻存续时间在8年以下,离婚时子女年龄在6岁以下的比例超过80%。对于这类案件,考虑到子女尚年幼、让女方抚养较为合适的实际情况,法院一般都倾向于把小孩裁判由女方携带抚养。但随着子女的成长,子女教育、医疗等所需抚养费用越来越大,不少原来取得子女抚养权的当事人,更因失业、患病等原因,经济条件发生了改变,已无力继续承担子女的抚养费用。

  2、原抚养方外出工作、生活,难以照顾子女

  原来取得子女抚养权的当事人,离婚后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长期在外地工作和生活,但这些子女的户口并没有随抚养人迁移到新的工作和生活地点,导致子女无法在抚养人新工作或生活区域内的学校就读,而仍留在户籍地继续学业。这样,抚养人实际上难以承担起照顾其未成年子女的责任,为了使其子女得到家长良好的关心和照料,原抚养方便向法院提诉要求变更子女的抚养权。

  3、无抚养权一方移居香港或国外,要求子女随同生活

  中国居民移居香港、北美、澳洲等地区的情况增多,原来无抚养权的一方当事人因为将要移民到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或地区,要求子女随同生活,希望小孩能获得较好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而起诉请求变更抚养权的案件也有所上升。